El Mismo Sol.

口号是低产

【APH|全员向】造物者[CREATOR]

*未来科幻向

*CP多,主露中

*超级低产……

1.

伊万·布拉金斯基托着沉重的行李箱,十分吃力的穿过流动的人群。

差不多五十分钟前,也就是十三点一刻,刚刚睁开眼的伊万发觉环表在震动,于是他点开通讯界面,并且接通了来自上司尤金妮亚的通讯路线。“下午好,伊万。”另一头的尤金妮亚似乎喝了口水,因为有玻璃杯碰到桌子的声音,“我得祝贺你,经过会谈之后我们一致决定将你调往核心。也就是说,你升职了。”伊万被这句话惊得够呛,他只是看着环表,好几秒没能说出一句像样的话——这并不是狂喜的表现。“你在搞什——噢,谢谢……呃,我是说,今天是周末,我的假期,这件事能不能等我到中央大厦……”尤金妮亚打断了他的支吾,“你想否认会谈的结果?”“我完全没有那个意思。只是,你知道的,我不想追求太多,也不想离开这里。”

伊万清晰地听见尤金妮亚叹了口气。“这是个绝好的机会,伊万。你是近几年最杰出的工作者,不管是我还是别的会谈人员都对你非常看好。安逸会让人放松戒备,所以这对你来说无疑也是一次历练。会谈的结果不能被轻易拒绝,我们已经为你准备好了机票,十四点一十。”然后是一阵忙录音,尤金妮亚中断了通讯。

伊万猜到为什么她现在才来通知自己了——会谈的时间是晚上七点半到九点,按平常自己在昨晚九点之后就会收到这个消息。但尤金妮亚早就料到伊万会对决策提出拒绝,而她不想在这件事上多费口舌。

除了认命没有别的选择,这就是会谈的专制性。伊万在储藏室里找了好一阵子才把旅行箱找出来,他把表面的灰尘处理干净,又飞速地整理好了衣物和各种工作用品。“十六岁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旅行过了。”他这样咕哝着,托着行李箱走出了家门。

伊万走到最近的车站,踏上自驾计程车,在触摸屏上点击了目的地:莫斯科机场。

计程车自动关上了原本敞开的车窗,接着开始发动。随着速度的加快,周遭的景色变得越来越模糊,伊万不自觉地抓住了座位上的扶手。巨大的建筑缩小成黑点,行走的人们根本没法看清。伊万看了一眼路线图,已经过了大半。他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把车窗摇下来。他在触屏上点击了“摇下车窗”,但马上,一阵计程车划破空气的尖锐噪音吓得他赶紧撤销了指令。

没过多久伊万看到了莫斯科机场的站牌,计程车放慢了车速,最后停在了不远处的计程车站。伊万将环表对准车内的感应器,支付了十二卢币费用。他下了车,又托着行李箱,向机场走去。

这跟记忆中的机场完全不同。翻新了很多,也扩大了很多,伊万甚至有些找不到路。大厅里嗡嗡的人声吵得他耳朵发疼,甚至盖过了广播的声音。伊万走了好几条路,终于走到了四号入关口。海关熟练地将他的行李检查完再放回原处,并且给签证盖了章。“旅途愉快,布拉金斯基先生。”伊万向他友好的笑了笑,然后朝着登陆站的方向走去。他来得不早不晚,飞机刚好着陆。他对检票者出示了身份证件以证明自己是伊万·布拉金斯基,来自中央大厦的工作人员,之后坐上了尤金妮亚事先买好的座位。

“通往核心的飞机将在两分钟后启动,请乘客系好安全带。”

伊万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果汁,扫了一眼机舱,这一班飞机去核心的人并不多,只占了一半的座位。飞机开始在机坪作助跑运动,然后腾空而起。伊万嚼着准备好的口香糖以抱持自身的压力平衡。

飞机终于开始稳定航行。伊万转过头,凝视着窗外破碎的云。他就要离开俄/罗/斯了。核心是个有去无回的地方——当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有去无回,仅仅是因为巨大的工作量把假期挤压到只剩一丁点儿,或许可以说是根本没有。但他仍然把游戏设备装进了行李箱,假期这种事谁也说不定,万一他在那儿也表现得很好呢?

核心其实是一座建立在太平洋上的人造岛屿,这是在无数次世界会议之后,由参议国做出的决定。顾名思义,核心就是指世界的中心,不过主要是在科技方面。当然,世界会议在核心建成后也在这里召开。核心的繁华程度只有亲眼见过才能感受到,毕竟这是由世界首脑国家共同建造的地方,核心大厦的工作人员也来自世界各地。核心也并不是一个只能工作的地方,相反,商业街,百货大楼一应俱全,基本上其他国家有的东西核心全都有(除了菜场,核心没有从事农耕的人,更没有地给人耕种,食品都是从别国进口),伊万忽然觉得,或许在核心生活也不坏。

飞机安全降落,伊万应付了一些手续之后刚想问服务员核心大厦附近有哪些比较好的宾馆,这回出行他带足了钱,够在核心买套房子了。他本来也是这么打算的,毕竟回俄罗斯的机会绝对少之又少。尤金妮亚又在联络他了。他翻了个白眼,还是乖乖地接通了路线。“我猜你已经到核心了,对吧?之前忘记告诉你核心的工作人员有专门的公寓,待会儿等你见到柯克兰先生,他会把门卡给你。再见。”尤金妮亚的电话总是挂断得很快。伊万摆了摆手,打消了买房的念头。

伊万找到附近的计程车站,再次坐了上去。这回他输入的目的地是核心大厦。他还是第一次来核心,不过早在以前他就通过电视和三维新闻幕了解了这里,也曾看过世界会议的揭幕盛况。今天伊万也只需要去那里报个到,明天才正式上班,所以等一切办妥之后他还能有时间打打游戏顺便泡泡吧。

大厦离机场不远,计程车不过几分钟路程。那简直就是一座硕大的建筑,顶端已经没入了云层,建筑身反射着太阳的光芒,照得伊万差点睁不开眼睛。他的心跳忽然开始加速,这种莫名其妙的紧张感让伊万显得十分不安。他小心翼翼地迈进大厦,意料之中的安静。

他有点束手无措,不知道该干什么。但很快,一位看起来颇有绅士风度的金发男人向他走来。“您就是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对吗?”他附上温和有礼的微笑,伊万似乎被他的笑容感染到了,紧张的感觉一瞬间烟消云散。“是的。”他回答道。“我叫亚瑟。亚瑟·柯克兰,你的新上司。请随我去你的办公室。”伊万便跟着亚瑟的脚步上了电梯。大厦一共有306层,伊万很显然被这个数字下了一跳。亚瑟解释道:“的确是个能让新人吓着的数字。不过在大厦工作的人非常多,毕竟在核心生活的人的事业大多都在这里。每层分成十个办公室,每个办公室又分成很多个小办公室,所以对于我们来说也不是很大。你的办公室就在306层。”伊万点点头,没有说话。五分钟后,电梯门打开,伊万还是跟在亚瑟后面,时不时看一下其他的办公室。

“就是这里了。”亚瑟推开玻璃门,眼前的大厅没有一个人。“平常我们不在大厅办公,而是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只有在上级或者是我给你们安排指令的时候,大厅才派的上用场。”亚瑟穿过空荡荡的大厅,打开了30609号办公室的门。

伊万看到办公室里还坐着另外一个人的时候十分惊讶,因为他以为一个人就是一间办公室。“这是你的室友——或许可以这么叫。你的门卡房卡和签到卡都放在办公桌上了。那么我先走了。”亚瑟把门轻轻地关上了。伊万看着眼前的室友,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还好,室友先说话了。“你好。”他抬起头看着伊万,眼中带了几分笑意。伊万回以相同的字眼,打量着他的室友。

黑色的长发并没让伊万觉得女性化,反而更有……或者该说是异域风情。深色的浓眉微微皱起,添了几分英气。但伊万最感兴趣的是那双琥珀色的眼睛——这让他几乎没法移开视线。伊万此前未曾见到过这种颜色的眼瞳。

“为什么不坐下?”伊万这才反应过来他从进来开始就一直站着,他拉开椅子,接过了室友递过来的,亚瑟说的那些卡。“我是王耀。”噢,是中国人。伊万试着叫了他的名字,但没有成功。他学了好几种世界性的语言,唯独把汉语落下了——发音对他来说真的很难。“你叫我耀就好。”王耀没有为难伊万,给了他一个脱离窘境的办法。

去掉一个字后顺口多了。

“你是从俄/罗/斯中央大厦调过来的,对吧?”“对。你呢?”“我也是从中/国中央大厦调过来的。但亚瑟不是,他从工作开始就一直在这里。你没必要太生疏,我们都很好说话。明天你大可以拜访他们,今天还是好好享受一下核心生活吧。拖你的福,亚瑟给我放了半天假。如果你想的话,现在我就可以带你逛一逛,顺便在外头喝个下午茶。”

“当然。”

他们下到一楼,王耀从口袋里抽出门卡,在请假的刷卡槽轻轻刷过,然后推开大门走了出去。接着他们来到附近的咖啡厅坐下,两个人各点了一些甜品。“关于核心也没什么好说的,基本上在电视里就能看到。在大厦工作其实没有那么忙碌,所以不用担心自己不能适应这里的生活。不过也不轻松就是了。”王耀解释道,喝了一口旁边的红茶。

“我们主要从事科研工作,比如说智能机械——就是与人类几乎没有差别,但由人控制其思想的机器人。这个项目才启动不久,你完全可以跟上节奏。”

伊万露出惊喜的笑容。他之前也一直在做有关机器人的课题,毫无疑问这个项目对他来说十分有吸引力。

王耀得到答复后便接着说下去:“其他的没什么好介绍的,商业街和住宅区你马上就会接触到。”

伊万又点点头,他来到核心的后悔值正在减少。又或许他很满意这里的生活。